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白癜风主要症状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3:42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白癜风主要症状,密山白癜风医院,308准分子激光皮肤治疗仪,商南白癜风医院,礼县白癜风医院,天津能治白癜风的药物,新泰白癜风

原标题:荒野求生:参加马拉松迷路,他靠吃蜥蜴和蛇走出沙漠

Mauro Prosperi是一名来自意大利的警察,由于工作的原因,他不仅身体素质非常好,射击和骑马也相当出色,所以他同时也是一名现代五项运动员,而他最擅长的就是耐力跑,工作之余,他最热衷的运动就是四处参加马拉松比赛。

有一次,他偶然得知了一场挑战人体极限的马拉松比赛:耗时六天,全长250公里的撒哈拉沙漠马拉松。他立马决定,一定要参加!

但当他告诉自己的妻子要参加这项比赛,必须先在报名表上填好尸体将运去哪里的时候,他的妻子认为他肯定是疯了,不过Mauro本人却不以为然,他觉得,最大的危险可能就是晒伤吧。

这场比赛只有80个人参加,由于参加的人数太少,大部分时间都是Mauro一个人,而且他总是第一个到达晚上的露营地点,作为唯一一个参加比赛的意大利人,到了之后他会在帐篷上插上意大利的国旗,然后等待着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到达。夜晚,他们聚在一起打牌,唱歌,互相加油打气。

就这样顺利的度过了前三天,到了第四天却出了意外,作为路程最长,地貌也最复杂的一天,他们本来约好一起上路,等Mauro醒来时,却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离开了,看着四下无人的营地,他只好拿着指南针硬着头皮赶路。

突然间,在Mauro看来没有任何预兆的,一场巨大的沙尘暴开始蔓延,隐天蔽日的黄沙包围了他,如同鞭子一样抽打着他的脸,为了躲避风沙他只能不辨方向的到处乱跑,而这场沙尘暴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,沙漠的地形也与之前变得完全不一样了。

“我感觉自己被漫天黄沙所吞没,什么都看不见,甚至无法呼吸。”Mauro说,“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沙漠的恐怖。”当风暴停止时,整个撒哈拉已经笼罩在夜幕之下。

此时的Mauro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,睡前他还在担心着自己的比赛,他暗暗计算着名次,打算第二天早点起床,试着早点到达终点。

第二天清晨,Mauro像往常一样跟着指南针上路,起初他觉得指南针没有任何问题,但跑了四个小时之后他依然一无所获,才相信自己真的迷路了,巨大的恐惧笼罩了他,看着手上仅剩的半瓶水,他马上决定用瓶子先把自己的尿收集起来。

然后他开始清点自己的随身物品,背包里有一把刀,指南针,睡袋,和大量的脱水食物,由于淡水都是在沿途的补给站供给,他身上除了半瓶水和刚刚收集的尿液,一滴水都没有了。

别无他法的他只有继续上路,但这次他选择小心行事。为了避免高温和长时间的暴晒,他带了两顶帽子,只在傍晚时上路,就这样他又熬过了两天。

第三天日落时,他发现头顶上飞过了一架直升机,他疯了似的大喊大叫,挥舞着自己红色的防晒帽,飞机飞的很低很低,却没有发现Mauro。尽管失望,他还是保存着信心,又继续出发了。

几天之后,Mauro已经精疲力竭,就在此时他发现了一个小屋子!满心欢喜的冲刺过去,却发现这只是一个穆斯林的“圣人坟墓”,杂草丛生,更别提水和食物,但好歹Mauro有了一个屋顶可以遮挡太阳。

他用尿液煮了一点脱水蔬菜,然后像还在营地一样,在“圣人坟墓”的顶端,插上了意大利国旗。

在屋里,Mauro还发现了一些聚集在这里的蝙蝠,他用仅存的力气握住了一只,狠狠的咬了上去,吸干了它的血,然后吃了一些它的内脏,这仿佛让他又有了力气,为了活下去,Mauro吃了20多只蝙蝠。

Mauro在这停留了三天,靠着蝙蝠和尿液撑了过去,第三天中午他的头顶又飞过了一架直升机,他确定,飞机就是来找他的!他用尽力气大喊,点燃了所有可燃的物品,甚至把自己的背包也烧了,然而飞机依旧飞了过去。

他觉得,他已经丧失了最后一次求生的机会,没有人会找到他。

夜晚降临,Mauro用小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腕,决定用死亡来逃离这里,他用木炭给自己的妻子留了张字条,然后沉沉睡去。

但第二天一早,Mauro还是按时醒来,由于脱水,他手腕的血已经凝固,没有死成,正当他第二次想划开自己的手腕时,看到了那封写给妻子的留言,他突然想到在意大利,如果有人失踪,必须等待10年才能确认他的死亡。

死在这个未知的地方,没有人找到自己的尸体,自己的妻子10年间都领不到自己的死亡抚恤金,没有收入怎么养活自己孩子们?

Mauro又恢复了信心,把这次的自杀看做一个新的转折点,他要开始新的赛跑了。

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,作为一名马拉松选手,他的耐力很好,他又在衣服里发现了一些能量片,他想到了一句图阿雷格的谚语,这是一个生活在撒哈拉沙漠中的古老部落,他们告诉沙漠中的人:把罗盘指向清晨云层的方向,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Mauro按照这个谚语又继续走了几天,饿了渴了,就吃蜥蜴和蛇。终于在离开的第八天,他发现了一片绿洲,一群羊在远处吃草,他明白,自己得救了。

一个牧羊女发现了他却不敢上前,一位老妇人走了过来喂了他一些山羊奶,通知了当地警察。警察们一开始把他当做了危险分子,而经过查实他是他们已经搜寻了数天的马拉松选手后,整个营地陷入了一片欢呼,Mauro这时候才知道,他已经偏离赛道,跑到了阿尔及利亚,离他出发的地方300多公里。

清醒后的Mauro第一件事就是打给妻子:“你还没有帮我举行葬礼吧?”这时候的他比失踪前轻了16公斤,体重只有45公斤,眼睛几乎看不见了,肝脏也受到了损伤,几个月吃不了东西,花了两年才恢复。

四年之后,Mauro又回到了沙漠,他觉得,从哪里跌倒,就要从哪里爬起来,而沙漠马拉松不同于他以往参加的比赛,这种极限的挑战让他兴奋,难以自拔。

至今为止,Mauro已经参加了8个沙漠马拉松比赛,明年他计划横越7000公里的撒哈拉沙漠,由摩洛哥跑到埃及。

Mauro说,他最感谢的就是自己的妻子,是她在一直默默支持着自己,每次他去参加比赛妻子虽然不放心但依旧支持着自己的选择,“我爱跑马拉松,但更尊敬,爱着我的妻子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苏白癜风专家